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隆尧县万隆橡胶制品厂 > 服务项目 >

隆尧县万隆橡胶制品厂 我成了带读心术的恶毒女配,听到男主的心声后我才发现女主竟是我

我穿成了带读心术的恶毒女配。

当我撞破季景羽秘密时,季景羽步步紧逼,拿着刀子横在我的脖子上,眼神冰冷。

他的心声却是:【颜颜好可爱啊,害怕时眼珠子还那么亮。】

【颜颜这么爱乱跑,得吓唬吓唬她,让她长点记性。】

1

我穿成了一本书的恶毒女配。

我的任务就是让男女主快速确认感情。

男女主是一对重组家庭的兄妹。

男主季景羽一开始并不喜欢女主黄绮绮和她妈妈。

但是在女配的作妖下,男主误打误撞发现了黄绮绮的好。

可惜作者水了两百章还没让男女主确认感情。

无所谓,我会出手。

刚穿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任务比我想象中还简单。

因为这时候男女主对视时,眼睛已经能拉丝。

我摩拳擦掌,摇着可乐走到黄绮绮面前,在她一脸惊异中,我把可乐的盖子拧开。

涌上来的可乐喷了黄绮绮一脸。

下一秒,季景羽就把我挤开:【许芝颜你干什么!】

他拿着纸巾,擦掉了黄绮绮脸上的可乐。

【恭喜宿主,男女主羁绊1】

我抱着胳膊,抬了抬眉毛:【不干什么,就是看她不顺眼。】

够恶毒女配了吧。

只见季景羽走到我面前,幽深的眸子紧紧地锁住我。

这个眼神好像是在宣扬着任务的成功,我挺了挺胸脯,很是自豪。

不知为什么,季景羽勾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说出来的话却是冰冷异常:【下不为例。】

?就这

【颜颜好在意我。】

【可惜现在还不能对颜颜太好。】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吵到。

是季景羽的声音没错啊。

怎么说的话这么荒唐?

我急忙问:【系统,男主对女配有好感吗?】

系统卡顿了会:【我查了四百多章,没有,作者没有这个安排。】

可是,我刚刚确实听到了季景羽的心声啊……

许芝颜家里就她一个独女,所以欺负黄绮绮这种事做再多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本来就是许家搞的聚餐。

被许芝颜这么一闹季景羽气得直接带黄绮绮回家了。

按照剧情,许芝颜应该到季家闹。

我来到季家时,天色已经黑了,我熟门熟路到了季景羽的房间。

但是却听不到一点响动。

晚风从没关上的窗里吹进来,我注意到了他的笔记本正发着微弱的光。

我挪着鼠标,看到屏幕显示一则新闻。

十年前他妈妈遭遇车祸丧生,幕后主使却依然没找到。

而另一个标签却是黄绮绮妈妈的百度词条。

这两个词条连接在一起,好像是季景羽还在找他妈妈的真正死因……

【你在看什么?】

季景羽的声音突然响起,在这个漆黑的环境下无端给人添了些寒意。

我连忙松开鼠标,站直了身子。

他应该知道我已经看完隆尧县万隆橡胶制品厂了吧?

看着季景羽冰冷的眼神,我的后背突然冒出了不少冷汗。

【系统,这是书里应该有的吗?】

【稍等,我在翻呢。】

季景羽的脚步缓缓朝我走来,紧接着他的手一抬。

一把冰冷如水的小刀贴在了我的脖颈处。

我不敢退缩,生怕刀剑无眼。

但当我再一次注视着季景羽的眼睛时,我却感受到了一股不对劲的炙热。

【颜颜好可爱啊,这么黑的情况下眼睛还这么亮。】

【可惜颜颜总爱乱跑,得吓唬吓唬她,让她长点记性。】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季景羽的嘴巴没有张,但是我确确实实听到了他的声音。

而且这把声音听着还挺害羞的。

【我,我再也不跑了……】

我忍不住接了句。

季景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

【颜颜怎么好像听得到我说话。】

下一秒,他的语气严厉了些:【识相就好。】

我好像get了什么。

原来,是读心术啊……

2

季景羽把贴着我脖子的刀紧了紧,好像下一秒就要割开我的皮肉。

【不管你今天看到了什么,都给我闭嘴。】

【不然,你的脖子上就会多好几个口子。】

这个任务太难了。

季景羽怎么突然病娇了起来。

我忙着点了点头,呼吸也变得紊乱。

【完了,好像说狠了,颜颜怎么看着要吓晕了。】

下一秒,贴着我皮肉的小刀被松开。

季景羽声音一低,纯黑的眸子里好像有暗流涌动:【还不快滚。】

【对了,你要再对绮绮不客气,你就完了。】

我跑出他的房门,身后的男人好像从喉间发出了一个笑音。

【颜颜看起来吓坏了,这段时间应该不会来我的房间了吧。】

跑出季家后,我在他家外面的花园里大喘气。

从这个角度,我还能看到季景羽房间开着的窗户。

刚刚……我没理解错吧……

季景羽居然喜欢许芝颜。

没几天,就是原书里我和季景羽的订婚仪式。

在这场订婚上,季景羽和在黄绮绮的眼泪下抛下我。

不就是让恶毒女配沦为笑柄吗?

这都是我应得的。

但是我想到那天在季景羽家里听到的声音,总有点惆怅。

这个男主,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

既来之,则安之。

等到了那天,我还是按照系统的提示老实巴交地把订婚要穿的礼服换上了。

许家和季家本身是世交,身家背景也差不多,所以这次算是强强联合。

订婚宴被安排在了市里一个最豪华的酒店一号厅。

当天,我穿着镶钻的礼服和一脸深沉的季景羽站在一起。

两家家长还在台上演讲。

我总算体会了什么叫‘站着如喽啰’。

恶毒女配也不好当,要穿十五公分的高跟鞋,我感觉我的脚底真的要承受不住了。

【嘿嘿,要和颜颜订婚了,好开心,掐着自己不让自己笑出声。】

不知道什么鬼声音又开始了。

我朝着季景羽的方向看去,季景羽今天上半身是白色西装,下面是同色系的西装裤。

他站得稳稳当当,手背在身后。

诶……我没看错的话,他的一只手真的在掐着自己的大腿后侧,仔细看,还能看到他身体的晃动。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

也许是我的视线被季景羽发现了,他的眼神突然朝我直直盯过来。

我的偷看被他抓包,在我愣神的时候,我又听到了季景羽的心声。

【颜颜偷看我,好啊,那我可以光明正大偷看她了。】

他皱了皱眉:【怎么颜颜一直在看我,害羞。】

我撇开视线,季景羽的心声怎么有点……违和。

3

我扫了眼台下,无意中发现黄绮绮的眼框里已经凝满了眼泪。

完了,女主角剧情点已就位。

不出一分钟,她就要哭着跑开了,而季景羽就会马不停蹄地追出去。

虽然我做好了丢人的心理建设,但是真到了这步,我还是有点纠结。

算了,我自己出手吧。

正好主持人把话筒递到了我手里,我举着话筒看了眼季景羽。

【颜颜,快说爱我,我爱听。】

呃……

黄绮绮的眼泪顺势掉了下来,她的眼中也含着对我要说什么的期待。

【嗯,我觉得我和景羽哥哥的婚期可以往后挪一挪。】

【主要是吧,我这个人希望有绝对干净的感情状态。】

话音刚落,全场沉寂。

黄绮绮的脸上带着欣喜,她的灵魂像是突然归位了一样露出了松了口气的笑容。

【什么鬼!】

【擦,玩脱了?】

【颜颜你听我解释啊。】

【我靠,该不会是颜颜有新欢了吧,我宰了他!】

季景羽的心声像弹幕一样‘啪啪啪’地想起。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脸上带着怒气,正扫了一眼台下。

黄绮绮和他的眼神对上,两个人相视一笑。

对吧,我就说,系统都说了季景羽对我这个角色是没好感的。

瞧瞧,人家官配发糖了。

但是下一秒,我就又听到了季景羽的心声。

【哭得真丑,不会是你让颜颜抛弃我的吧,真烦。】

……

虽然我在订婚宴上闹了这么一出。

但是后来被两家人圆了过去,毕竟我也没说什么,就说延迟婚期。

所以大家吃席吃得都很开心。

我为了补妆,专门去了趟厕所。

对着镜子里那张脸,只想感叹系统待我不薄。

虽然是恶毒女配,但是小脸大眼,完全是造物主的奇迹。

正当我对着镜子自恋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季景羽直直地与镜子里的我对视。

我吓了一跳,粉饼都摔水池里了。

捡粉饼的时候,我转念一想,可能他来上厕所也不一定啊。

【芝颜,你今天的讲话,似乎意有所指。】

季景羽清冷的声音响起。

搞笑了,我能不意有所指吗?你们两个人的事,看书的人都知道。

我对着镜子,傻笑了两下:【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给你和女主角腾地还不好?

【你我的事,别牵扯到别人。】

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怒意。

我就说系统是不会错的。

这个读心术应该就是一个bug。

我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季景羽,你觉得对于破坏我幸福的人,我会做什么?】

话音刚落,季景羽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即使隔着镜子,我也能看出他的眼眸变得深邃。

【……】

这话是不是言重了。

我眼看着季景羽朝我逼近了几步。

啊这?不会是要噶了我吧?

【芝颜,你别忘了那天我说的话。】

他的声音恶狠狠的。

瞬间我就想到了那天在他的房间里他对我说的话,我点头如捣蒜,从镜子里与他对视的一瞬间,他的眼睛亮了亮。

我瞬间又听到心声。

【颜颜在吃醋,好开心嘿嘿。】

【怎么可能不想和你结婚,我想死了好吗?】

我有些奇怪,这个读心术为什么这么奇怪。

【系统,我为什么好像有读心术啊?】

【不可能,系统没为宿主安排,这应该是攻略成功后的奖励。】

没有读心术的话,我听到的是什么?

感情我为了攻略男主角得了臆想症?

我狐疑地转过身,和季景羽四目相对。

脱离了镜子的隔离,我清楚看到季景羽眼中的微光闪了闪。

接下来,我又听到了他的心声。

【颜颜今天的口红颜色挺好看的……想亲。】

即使做好了还是能听到这个声音的准备,我还是被吓了一跳。

季景羽的眼神在我的嘴唇上划过,眼神暗暗。

【这个口红什么颜色的?】

【……我帮别人问的。】

嗯……可他好像是真的在关心我的嘴唇啊。4

正当我和季景羽僵持的时候,我们的身后传来了一个轻盈的脚步声。

黄绮绮的眼底有些湿意,显然是刚刚在台下差点掉眼泪时弄的。

看到我和季景羽凑在一起,她有些错愕。

我条件反射地弹开了一段距离。

反应过来时,我才想起我的任务:【哼,黄小姐是来找人的?】

黄绮绮的眼神盯着季景羽,被我说得突然脸一红。

【颜颜好帅啊!】

……

我看了眼季景羽,此刻他正在用不悦的眼神看着我。

他往黄绮绮面前一挡,好像给了她许多安慰。

【就算是来找我的,芝颜你也不用管了。】

好啊,你们男女主,你们清高。

我抱着胳膊,看着黄绮绮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时有些不悦。

【我怎么能不管,没记错的话,你是我刚刚在台上宣布的未婚夫。】

【这位是你妹妹,那也是我的妹妹。】

【可惜我这个嫂子心胸很狭隘的,我不喜欢看丈夫和妹妹待在一块,不行吗?】

这完全是从系统的恶毒女配词库里调出来的,说完后,黄绮绮的脸瞬间白了。

她的眼眶又红了,泪珠在眼眶里清晰可见。

【许小姐……对不起……】

说完,她转身跑走。

【沃日,颜颜好爱我……我也想每天只和颜颜贴贴。】

季景羽的心声不合时宜地出现。

我看了看他,脸上是完全和心声不符合的冷酷。

【许芝颜,我是不是说过了,你不要对绮绮这么讲话。】

他的脸上带着强大的威慑力,我不自觉就说不出话了。

糟糕,我这是惹到了男主,不会要黑化了吧。

【该给你一些惩罚了。】

惩罚?

不会是像上次那样拿刀子横在我脖子上吧。

我刚想出口解释我滑跪可以很快的。

季景羽的大手突然攥住了我的胳膊,我的后背贴上了大理石的墙面,瞬间透心凉。

还不明白季景羽要干什么,我就看到他的脸突然逼近。

然后,他突然俯下头,和我的嘴唇贴合在一起。

我的大脑轰然炸开。

这是惩罚吗?

果然,下一秒,季景羽睁开了眼睛,眼神里闪过了一丝锐利。

他的牙齿一用力,咬破了我的嘴唇。

我的意识回笼,连忙把季景羽推开了。

【你属疯狗的吧?】

我没好气地骂道,是不是不发火就把人当傻子啊。

季景羽的嘴唇上沾了一点血,亮晶晶的,有些病态。

我往嘴唇上一擦,真的出血了。

【再有下次……就是把你的嘴唇咬下来了。】

这是碳基生物说得出来的话吗?

我吓得不敢说话,看到季景羽眼神轻蔑地转身。

【嘿嘿,终于找到机会亲颜颜了。】

【颜颜的嘴唇好软呀。】

【下次得换个借口亲了。】

我捂住耳朵,却始终阻挡不了这个心声在我心里叫嚣。

5

我对季景羽的疯狗发言实在是无法忽视。

加上我只要遇到他,就能听到自己脑补的心声,属实烦恼。

于是我再也没参加和季家的聚餐。

问就是身体不适,问就是出去和朋友玩了。

不得不说,只要不继续攻略任务,在这个世界当个大小姐的日子真的太爽了。

在这里,我真的实现了买买买自由。

这天,我跑到商场拎了十几个购物袋出来的时候,正巧在一楼的珠宝店里看到了季景羽和黄绮绮。

导购满脸堆笑地看着他们。

远远看他们前面应该也堆了好几个首饰。

是季景羽买给黄绮绮吗?

既然他们没看到我,我就做一回好人吧。

我也装作没看到他们,正当我准备走的时候,眼前一个戴着冷帽的男人突然堵在了我面前。

他的视线从我手里拎的袋子到我的脸上,然后露出了一个无比油腻的笑容。

【小姐姐,一个人吗?】

我皱着眉点了点头,刚准备绕着走,他就把手机怼到了我面前。

【方便加个联系方式吗?】

【不了。】

我拒绝了好几次,他的脸色越来越差,还不让我走。

突然,这个人突然就爆发了。

【不是我说,我也没有很想要,你真的很装!】

对方发表了一系列破防言论,旁边的人纷纷侧头看了过来。

好丢脸啊。

我的脸蛋无法抑制地涨红了。

要命的是,这个不知分寸的男人总是能预判到我往哪走,然后挡住我的去路。

已经有人开始编排我和这个男的之间的故事了。

【哥们,这个小姑娘穿的都是名牌,你养不起的。】

【对啊,人家绝对有干爹。】

黄谣就是这么出来的。

我急红了眼,正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心声。

【该死,有钱人家难道不生女儿吗?】

【狗东西离颜颜远一点!】

我奇地往旁边看过去,果然看到刚刚还在珠宝店的季景羽走了出来。

一身冷傲。

季景羽此刻一脸冷漠地看着前方。

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果然,这个读心术就是我的脑补。

黄绮绮伸手揪了揪季景羽的衣袖,他的眉眼变得柔和了起来。

她说了两句,季景羽立刻朝这边走来。

他的心声响起:【终于说了,真是耽搁我出手。】

眼看着突然多了一个男人过来,破防男的怒气分散到了季景羽身上。

【你谁啊?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季景羽眼中眸光一闪:【先生,这是公共场合,你这是在骚扰路人。】

【你别给我扣帽子啊我跟你说。】

【这种一看就是被包养的野鸡,给我骚扰我都懒得骚扰。】

他朝我泼了一盆脏水,我的脸立刻黑了下来。

季景羽不慌不忙,把头转向我。

【小姐,你方便说一下事情经过吗?】

季景羽的声音稳重,一下子周边的嘈杂声就停了下来。

【好想揍他。】

我听到的心声响起,此刻我的心里把季景羽看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顿时忘了他上次的恐怖言论。

【我刚刚站在这里,他过来和我要联系方式,见我不给,他就开始给我泼脏水。】

一通话下来,破防男的表情瞬间凝固。

从人群里挤出一个学生模样的女生,她低着头,小心翼翼道:【刚刚我就站在旁边,这个小姐没撒谎。】

季景羽勾起了一抹冷淡的笑意,直勾勾地盯着破防男。

【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许是季景羽的气场太过强大,破防男一下子说话都变得磕巴了起来。

【这……这有谁能证明?】

季景羽眼中寒光乍现:【那你刚刚的造谣又是怎么证明的呢?】

破防男的脸一下子惨白,隔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无聊!】

说着,破防男正准备拨开人群朝外走。

但是季景羽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抓住了他的胳膊。

【先生,刚刚我已经报警了。】

【你要是不给这位小姐一个明确的道歉,我想你应该走不了。】

破防男的眼神从季景羽的脸上挪到我的脸上,然后认命地回复:【我错了行了吧……】

眼看着季景羽即将放开破防男,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端起了架子。

【我不接受道歉。】

季景羽的唇角微微一翘,心声突然响起。

【颜颜不愧是我未来的老婆,行事作风就是果断。】

6

最后破防男被季景羽送进了警局。

我第一次get了男主角的魅力。

不过,刚刚应该不是季景羽主动想来救我的吧,我看到了是黄绮绮撺掇她过来的。

我脱离困境后,黄绮绮还来安慰我,一口一个:【没事吧,许小姐。】

眼里的关心不加掩饰。

我顿时痛恨自己为何是一个恶毒女配,这么好的女主,我也只想贴贴。

临走的时候,黄绮绮友好地问:【许小姐,你今天应该受惊了吧,要不你和我们一道走。】

黄绮绮的语气俨然一副她是女主人的姿态。

我看到季景羽的冷眼射过来,刚想拒绝,就看到季景羽偏了偏头。

【好歹我们一起长大,送你回家这个忙我还是可以帮的。】

既然这样,我点了点头。

我坐上了后座,两个人全程没怎么理我。

一路开到了季家,季景羽看着黄绮绮下车,自己却没动弹。

【我还有事,你先回家吧。】

季景羽柔声对黄绮绮说道。

黄绮绮的视线隔着后窗玻璃,有些犹豫地收回了视线。

而我在后面左右为难。

毕竟我和季景羽家隔得很近,走几步就到了。

刚松开安全带,我就听到季景羽讲话:【你爸妈今天在外面,我带你去找他们。】

说完后,我的手一停。

只见季景羽把车往外开,开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

我正奇怪这条路没见过的时候,季景羽突然停下了车。

【淦,越想越气,怎么和颜颜开口啊!】

我盯着季景羽的背影发楞。

他停下车后,摇下了车窗,点燃了一根烟。

【好气,抽根烟冷静一下。】

我听着噼里啪啦的心声有些迷惑。

【景羽哥哥,我爸妈在哪里啊?】

我忍不住问了句,季景羽偏了偏头:【我有话跟你说。】

……

说着他熄灭了手里的香烟,转过头眸光沉沉地看着我。

【怎么办,颜颜问我话了,我要怎么正经回答!】

随着这个鬼畜的心声,他吞了吞口水,喉结微微一动。

【我是觉得你上次说的话没错,我会管好自己,你也管好自己。】

【别再出现今天那种情况了。】

说着他吐了口气:【今天还好有我们在。】

被骚扰是我的问题吗?

我的火气突然窜了上来。

【你有完没完!】

【你刚刚也是因为黄绮绮叫你过来才来的吧,装什么大义凛然!】

提到黄绮绮,季景羽突然安静了。

想起我的任务,我忍不住问了句:【你们正式在一起了没有啊?】

毕竟这可关乎我什么时候离开这个世界呢。

季景羽转过头,看着我的眼神里布满了阴翳:【芝颜,我是你的未婚夫吧?】

我看着季景羽的眼睛,突然又听到了他的心声。

【颜颜怎么总把我往黄绮绮那儿推!】

【好生气!看来我得早点把她们母女俩赶出去了。】

赶出去?

这是原剧情里有的吗?

我忍不住开口:【赶出去?】

说出口的瞬间,我就看到了季景羽的眼神里带着点惊悚。

我恨不得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完了,我瞎说什么,完全被季景羽察觉到了。

那是不是说明,季景羽心里想的就是这样呢?

【警告,宿主的话影响了剧情发展,系统即将做出惩罚。】

我突然一阵头晕目眩。

在我自己房间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天。

我小声地下楼,听到我的父母正坐在餐桌旁边讨论着什么。

【季家那小子有点像他爷爷……】

【太狠了……】

【就是说季元松真糊涂啊,娶了这么个女人。】

我的大脑一阵发蒙,潜意识里感觉季家出了什么大事。

【系统,你上次为什么给我惩罚?】

不是说我身上并没有读心术吗?

那我复述季景羽的话,为什么会算影响故事发展呢?

我想不明白。

系统好像卡壳了一下。

【因为你说了故事未来的发展。】

还没等我提出疑问,它就又开始自言自语:【难道你真的有读心术?】

接着,它就没再出声了。

我隐隐之间觉得有些不妙。

好像系统都不知道剧情的发展。

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走了出去。

【哎哟宝贝女儿,你总算是醒了。】

我揉了揉脑袋:【妈,我刚刚听你好像在说季家的事。】

许母看到我,往我走了几步,揉了揉我的脑袋。

【季家现在一团乱……】

【季元松现在的老婆季景羽赶去坐牢了……】

这是什么发展。

那我的任务岂不是遥遥无期了。

完蛋……

7

原来季景羽今天终于找到了足够的证据证明当年自己妈妈出车祸的事是黄绮绮妈妈害的。

黄绮绮妈妈被带走调查了。

而季景羽对黄绮绮也是不念旧情,把她赶了出去。

我根据系统提示来到了一个破败的居民楼。

黄绮绮正好从一扇布满铁锈的大门里走出来。

看到我来了,她的表情不见好。

【你怎么来了?看我笑话?】

我站在原地,落入困境的黄绮绮态度和以前差远了。

【我知道了,是在得意季景羽以前对我都是虚情假意是吧?】

黄绮绮的眼神里闪着锐痛,我一下子忘了我的人设,有点着急起来。

【你先别着急,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一定会帮你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我想到昨天季景羽在车里的内心os,其实也猜到了大概。

黄绮绮听到了我的话,看我的眼神有点神秘。

【你在说什么?】

【你帮我?搞笑吗?】

说着她怂了怂肩膀,正打算擦过我的肩膀离开。

我的脑中灵光一闪。

既然剧情走向变了,那么我就来硬的,我取消婚约,强行让他们在一起,看他们怎么办。

我挡在黄绮绮身前,拍了拍胸脯:【凡事看我。】

据我所知,季景羽和黄绮绮目前的进度仅限于眼神拉丝。

那么可发展空间太大了。

我摩拳擦掌,还没等我施展,就看到了季景羽给我发来的消息。

【找个地方谈谈。】

这不是送上门的好意吗?

我赶紧约了季景羽在市里某个大酒店的房间见面。

对方显示正在输入,但是却过了很久,我只收到了一个‘好’。

接下来我把黄绮绮也约到了那个酒店房间,给他们腾出了一个聊天的场地。

我不信季景羽作为男主对女主一点意思都没有。

更重要的是,季景羽要是对她没意思,那我的任务怎么办。

我正美滋滋地坐在家里等待好消息。

就收到了来自黄绮绮的来电。

【你就是故意羞辱我的是吧?】

电话那头的她带着哭腔,好像有点不对劲。

没等我说话,她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一脸懵逼,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收到了季景羽的电话。

【许芝颜!】

电话那头的季景羽声音中带着怒不可遏,我一惊,率先把电话挂掉了。

【系统,好像男女主不会在一起了,那怎么办……】

【那你就无法完成任务……】

【那如果我和男主在一起呢?】

系统又有了那种磁带卡壳的声音。

【那……你就会受到惩罚……】

这个惩罚不会是我要噶了吧?

我不敢怠慢,赶紧思考于第二条作战攻略。

8

我又来到了黄绮绮住的地方。

但我敲了半天门,都没人来开。

后来邻居听不下去了,跟我讲这里的人搬走了。

我求助于系统,但是系统反应会越来越慢了,丝毫没有能帮助我的样子。

我受挫了,沿着破旧居民楼老式的楼梯走下去。

却看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熟悉身影。

是季景羽。

此刻他环抱着胳膊,眼神如鹰般盯着我,显然,他这趟就是来找我的。

我瞬间僵住了。

和季景羽对视的瞬间,读心术又开启了。

【呼……虽然很生气,但是看到颜颜的一瞬间就气消了。】

【颜颜怎么在发抖,我去,难道我吓到他了。】

这还是我和季景羽在他赶出黄绮绮后的第一次见面。

他的读心术刚落地,我就看到他局促地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角。

然后他的表情也开始微微变化了。

他握住了一个拳头,伸到嘴巴下咳了声。

【芝颜。】

我僵硬地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那天你为什么叫黄绮绮来?】

我的脸瞬间胀红:【我觉得你们应该在一起。】

【完了,以前演太过了,媳妇都相信了。】

【我和她没有感情,以前维护她都是为了探她的口风。】

接下来季景羽跟我讲了一开始他对黄绮绮妈妈的怀疑。

并且接近黄绮绮是为了探听她的身份背景。

后来查出了当初开车撞他妈妈的司机是黄绮绮老家的一个无业游民。

我的心情很复杂。

我以为这是一本纯爱言情。

没想到这还是一本复仇文啊?

男主不愧是男主,蛰伏地够深啊。

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脸,季景羽以为我被吓坏了。

【我知道一时间你接受不了这些信息。】

【我也一直都知道你对我的好感,以前是怕你被牵连进来。】

【所以现在,我想我们可以正式在一起了。】

季景羽说得耳朵发红,我听得愣住了。

正式在一起吗?

那么黄绮绮该怎么办?

在我发呆的时候,季景羽的手指突然触上了我的脸颊。

冰冰凉凉的,还挺舒服。

【颜颜愿意给我个机会吗?】

第一次听到他在现实里叫颜颜,我脑子一宕机,突然点了点头。

季景羽的眉眼染上笑意,高兴地和我贴贴。

而我又听到了他的内心os:【嘿嘿,果然哥风采依旧。】

系统卡顿了几天,终于告诉了我黄绮绮具体的动向。

原来季景羽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回老家不要再回来了。

我问系统:【看起来男女主是真的不能在一起了,那我受到的惩罚到底是什么啊?】

【目前系统还不知道……】

行吧,我的怨种系统。

9

这件事结束后,季景羽很快就把正式结婚安排上了日程。

虽然季家的风波在圈内闹得有点大。

季景羽的爸爸也在这场风波里被刺激到,然后退休了。

现在季景羽独掌大权。

我们两家都决定把婚礼办得盛大体面些。

季景羽在很多细节方面都让我去挑选,但是我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所以好几次都被季景羽抓到我在发呆。

每当这个时候,季景羽的嘴角总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瑟瑟发抖。

而且奇怪的是,当我和季景羽有正式感情线后,我的buff没了!!

没有读心术,得多恐怖啊。

很快就到了婚礼那天,我迟迟没有穿上顶级设计师为了打造的奢华婚纱。

趁着没人注意,我从洗手间的窗口跳到了草坪上。

我的原计划是从草坪上离开,买了火车票去找黄绮绮。

但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我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色的衬衣。

再往上一看,是季景羽勾起的笑意。

他的双手搭在我的腰上,好好地护住了我。

【同样的事情,要搞两次?】

他的声音里听不出生气,反而笑吟吟的。

而我却感觉到了一丝惊悚。

我往后挪了挪,他的大手却罩得更紧。

【你怎么知道我要跑?】

我的脸上一热,莫名有种被抓包的心虚。

季景羽坐了起来,叹了口气。

【你这段时间一直贼兮兮的,我能不知道吗?】

【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把我推向别的女人吧?】

季景羽炙热的眼神看着我,我觉得不说实情都不太好了。

【其实吧,就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你和黄绮绮是命中注定的一对,我们在一起是违背这个世界设定的。】

季景羽听得眉头紧皱。

【虽然我听不太懂,但是我勉强能懂一点。】

谢谢,你是懂废话文学的。

【这就是你能听到我内心的原因?】

我瞪大了眼睛,原来这么明显吗?

【其实你说的,我有点感觉,从我第一次看到黄绮绮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原来不是我的错觉,季景羽确实对黄绮绮有不一样的感觉。

顿时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季景羽的目光突然慌乱地扫了过来:【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静默了一下,突然开口道:【就算两块普通的磁铁,好像设定了他们必须要吸引。】

【但是这不是我内心的想法。】

【和我一起长大的人是你啊。】

我看着季景羽张了张嘴,这超乎了我的意料。

书中人也会有自己的思想。

和我同样震惊的还有系统。

【我去!系统此时也很震惊!】

【那你快告诉我,如果我要和他在一起受到的惩罚是什么……】

这次系统没有卡壳:【系统搜索了一下,目前世界设定变了,怎么样的发展都不会有惩罚。】

【恭喜宿主在这个世界获得圆满结局。】

【从现在开始,系统要消失咯……】

脑海中好像被系统放了场烟花。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季景羽在我面前从容地看着我。

【又在发呆?】

季景羽伸出手,捏了捏我的鼻子。

【季景羽……】

【我完成任务了……】

我激动地抱住了他。

虽然他不是很理解,但还是在我的背上轻轻地拍着。

【好好好……】

读心术消失了,系统消失了,现在的我是一个正常世界的正常人了。

季景羽可能不懂我此刻的激动。

但是没关系,比起即将到来的幸福生活,现在只是开端。

完。